<address id="l2n7a"><output id="l2n7a"><var id="l2n7a"></var></output></address>

      <big id="l2n7a"></big>
    1. <output id="l2n7a"><sup id="l2n7a"></sup></output>
      <big id="l2n7a"><strong id="l2n7a"><tt id="l2n7a"></tt></strong></big><code id="l2n7a"><menuitem id="l2n7a"><dl id="l2n7a"></dl></menuitem></code>
      <mark id="l2n7a"></mark>

        1. <td id="l2n7a"></td>
          网易首页-新闻-体育-NBA-娱乐-财经-股票-汽车-科技-手机-女人-论坛-视频-博客-房产-家居-应用-教育-读书-游戏-微博 Rss |
          网易 > 世博频道 > 正文

          东方之冠:她站起来了

          2010-05-01 17:06:47 来源: 南方都市报(广州) 跟贴 0 手机看新闻

          早在世博会试运行首日,4月20日的上海,黄浦江上汽笛悠扬,一批批游客迎着潮湿雾气上岸。这一次,目的地不再是地标建筑“东方明珠?#20445;?#32780;是被称为“东方之冠”的世博会中国馆。

          东方之冠:她站起来了

          东方之冠:她站起来了

          三年磨一馆,中国馆将传递给世人这个崛起中国家的声音

          东方之冠:她站起来了

          武警在中国馆前列队。 南?#25216;?#32773; 孙涛 摄

          东方之冠:她站起来了

          中国馆内部运动、有声音的《清明上河图》百米长卷将观众带回宋代的东京汴梁城。 南?#25216;?#32773; 孙涛 摄

          东方之冠:她站起来了

          2010年1月18日,工人在建成的中国馆屋顶悬空廊参观。 CFP    2008年11月13日,正在建设的中国馆屋顶工作点。 CFP

          我们要的就是,一看就是中国的。

          ——— 中国馆总设计师、中国工程院院士何镜堂

          明天,世博会正式开园。

          早在世博会试运行首日,4月20日的上海,黄浦江上汽笛悠扬,一批批游客迎着潮湿雾气上岸。这一次,目的地不再是地标建筑“东方明珠?#20445;?#32780;是被称为“东方之冠”的世博会中国馆。

          这座层叠出挑的红色斗拱建筑脚下,已聚集了熙熙攘攘的仰视者。?#26131;?#28006;东的吴阿姨一早赶来排队,她8岁的孙子稚气地指点道,“红帽子是中国,?#31859;?#23467;灯是澳门,玻璃屋是香港,隔着天桥的那盏孔明灯是台湾……”

          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中国馆。不管人们?#38498;?#31181;角度解读,经过三年的孕育,她站起来了。在史上规模最盛大的世博会上,这个承载了太多象征意义的展馆将传递与往届不同的声音。

          南?#25216;?#32773; 刘黎霞 实习生 周文辉

          历史之机中国建筑界以最积极的热忱响应,何镜堂与他的团队亦不例外

          中国近现代建筑史上大概没有哪个建筑像她一样收获这么多“花名”。

          这座屹立在黄浦江东岸、披着红色外衣的庞然大物,从图纸公布之日起就?#30415;?#35832;多有趣的比喻。有人说,它像商周时期的青铜器;有人说,它像传统建筑上的斗拱;有人说,它像古人头上的冠帽;还有人说,它像装粮食的斗;更有网友戏谑它为“自动麻将机”……

          “不管谁来看,都一眼能看出中国的特色。”年近七旬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何镜堂微笑地?#37038;?#37319;访。三年前,他被正式任命为中国馆的总设计师,?#37027;槿次?#24517;像如今这么轻松。

          时光倒流至2007年4月25日,黄浦江畔的上海浦东世博集团大楼(现为世博局办公楼),由建设部、世博集团和中国建设学会三方举办的中国馆设计招标会在此举行,近百位国内同行济济一堂,作为业界“大腕?#20445;?#20309;镜堂也应邀出席。

          在这次会议上,上海世博局提出,希望征集一个能够体现“城市发展中的中华智慧?#20445;?#24182;且体现中国传统文化内涵的设计方案。

          场馆设计历来是世博会竞技场,每一届的主办国?#23478;?#22270;通过建筑来展示自己当时文化与科技的最高成果,并希望这种永久性建筑能够最终代表自己国家的形象。在历史上,巴黎的埃菲尔铁塔、布鲁塞尔的原子球馆、西雅图的太空针塔,一个又一个传世建筑为世博会主办国赢得了无尽荣耀与?#38498;馈?#26356;何况,这一次世博会是注册世博会首次在发展中国家举行,参与国的数量和规模都将是“史无前例?#20445;?#24314;筑业界的“大腕”面对如此机遇怎能不动心?

          让建筑师们更为激动的是,世博集团提出的新尝试——— 设计方案面向全球华人公开征集。

          众所周知,在中国近几年兴建的标志性建筑央?#26377;?#22823;楼、鸟巢、水立方大多由国外的建筑设计师主揽,中国人即便参与,也只能以联合设计者的身份出现。88岁高龄的建筑学与城市规划专家吴良镛就曾在公开场合批评,中国简直成了“外国建筑师的试验场?#20445;?#19968;些在西方只出现在书?#23613;⒃又?#25110;展览会上的畸形建筑却在中国的大城市里真正盖了起来。

          这一次,真的是中国建筑师千载难逢的机遇吗?中国建筑界以最积极的热忱响应,何镜堂与他率领的华南理工大学团队亦不例外。

          她曾有一层水幕面纱倪阳意料不到,正是这层水幕立面,差点让设计方案与世博会失之交臂

          世博会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中国馆?

          ——— 在“设计任务书”中规定的主题很明确:“城市发展中的中华智慧”。何镜堂说,面对中国馆这个主题鲜明的设计,他们在构思之前反复追问两个问题:一是设计如何包容中国元素,体现中国特色;另外是如何呼应当今的世界潮流与时代精神。

          华工建筑设计研究院副院长倪阳领衔的团队给出了一个“中国器”方案。他让四根方形立柱架起一个平面空间,架空目的正是想充分利用这60米的高度。顶部被“削”成倒锥形,外沿出挑,采用了具有层叠搭接感的木构架作为外立面装饰。颜色则选择一早就确定下来的红色。

          “架空升起,有种昂扬振奋的精神,层层出挑,显?#20204;?#21170;有力。”至于造型到底像什么,倪阳倒没多想:“当时反倒是在追求一种不确定感,不想把它定义成某种东西。只是随着设?#39057;?#20462;?#27169;?#21040;了后来大家觉得像粮仓、鼎器、帽子,更加体现中国元素,值得坚持。”

          为了强化这种含蓄、隐约的现代气质,倪阳又在建筑之外设计了一个水幕立面,仿佛一个半透明的盒子包裹。他意料不到的是,正是这层水幕立面,差点让“中国器”与世博会失之交臂。

          6月15日是截稿日。上海世博局一共?#30415;?#20102;344份设计方案,据称大陆有名望的建筑师设计团队差不多都到齐了,单清华大学就送交了十几个方案,评审当日,工作人员用两辆大卡车才将设计作品装完,从浦东运往浦西的现场。

          评审分三轮。头一轮是从344件作品中选出20件,第二轮再从20件中选出8件,最后一轮再从8件中推举3件,供有关部门抉择。出人意料的是,华工的3个设计方案在进入20强?#27604;?#20891;覆没,包括此前何镜?#31859;?#30475;好的“中国器”方案。

          建筑设计大师程泰宁院士因故在20强之后才进入评委席。20个被挑选出来的方案,他翻来覆去地看,却没有一个让他产生耳目一新、为之振奋之感。程泰宁又去那300多件作品中翻,这一回,“中国器”被重新带入评委视野。

          “第一眼看见它,我就感觉跟其它设计明显不同。我一直觉得,世博园里的各个国家馆肯定是五光十色、光怪陆离,我们的中国馆恰恰应该反其道而行之,要大气、要庄重、要镇?#31859; !?#31243;泰宁此前在?#37038;?#23186;体采访时表示,设计大胆使用了鲜艳的红色,层叠挑高,倒椎体造型雄浑古朴,极富中国气息。唯一遗憾的是,外面罩了一层帘幕,仅?#26377;?#26524;图上看,模模糊糊,特色不彰。老人估计,这便是它落选的重要原因。

          结果,从落选纸堆里淘出来的方案获得评委全票赞成,以最高得票数进入最后一轮的角逐。8月中旬,第三轮投票,专家们经过新一轮面红耳赤的争论后,华南理工大学倪阳的设计与清华大学教授张利等人的设?#39057;?#31080;最高,但票数不分伯仲。最后,组织者给出了解决方案:两位对手合二为一,成立联合设计团队,国家馆以华工大的设计为主,地方馆以清华方面的设计为主。

          要张扬还是含蓄最初设?#39057;?#19968;些创意被取消,也有调整后的“意外完美”

          虽然仍是以华工方案为主,但两个理念不同的团队合作还是给方案带来大的变动。再加上在第三轮投票之前的一个月,所有入选方案在专家意见指导下经过修改与深化,与世人见面时已经与最初方案大有不同。

          专家们倾向于这是一个标志性建筑,要张扬个性,要让“一看就知道是中国的?#20445;?#24314;议取消罩在外面的幕帘。“这样会使作?#25151;?#19978;去更加清晰、震撼,但隐约、含蓄的气?#26102;?#27809;有了,但并不是我原来想要的效果。”倪阳告诉记者,按照此前的测算,如果保留这层用钢丝和水幕组成的“外皮?#20445;?#20877;加上展馆配备的通风系统和自遮阳系统,在展馆遮荫范围内的温度能够降低5℃。这对夏日气温在35℃左右的上海来说,既实用又低碳环保。

          内部意见亦不一。一方认为取消幕帘后可能会引起争议,因为太“张扬”了,但何镜堂院士经过深思熟虑后还是倾向于专家之见,因为?#26114;?#32773;更能体现泱泱大国民族振兴的精神状态”。

          除此之外,入口处由原来的缓坡式设计改成了大步级,虽然?#32433;?#24615;、亲民性稍逊,但75级大台阶烘托出国家馆的气势与庄严。

          按照倪阳最初的设计稿,“中国器”内有原有一个“通天洞”的创意,既充分利用采光,也蕴含中国哲学“天人合一”思想,但考虑到布展陈设的需要和便捷,最后这个创意被取消。

          然而也有一些调整后的意外完美效果。中国馆主馆每个墙面都有31个横?#33322;?#38754;突出,最开?#25216;?#21010;在这些截面标记各个省市自治区简?#39057;木?#21472;篆文(此为清华大学设?#28006;?#30340;一大创新点),但后来发现由于给各?#20540;?#30465;份排序是个难题,方案终换成如今的“东”“南”“西”“北”。调整之后,除了更加整齐美观,还巧妙隐藏了一个小秘密:篆体文?#30452;?#21518;就是展馆的通风洞口。何镜堂对这个小细节颇为满意,“它将实用性与装饰性完美地结合起来,是一个小小的创举。”

          2007年9月24日,上海世博会组委会议上,中国馆的设计方案终于获得通过,并递交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通过。

          寻找支撑点这个庞然大物?#25945;酢巴取?#19981;能直接?#25226;埂?#30528;地铁,她真的能站起来吗?

          2007年12月18日,中国馆破土动工。

          建筑工人打下第一根钢桩,设计团队终于可以轻舒一口气,但作为施工方的上海建工集团的工程师,考验才刚刚开始。虽然经过前期深化设计,但仍有很多问题是“心腹之患”。

          最大难题就是施工期间如何避免与近在咫尺的上海地铁8?#30036;摺?#20146;密接触”。

          在最早的方案中,中国馆所在地块是不规则四边形,门是朝西开,但来自世博局和专?#26131;?#30340;意见认为,坐北朝南才符合中国建筑的传?#24561;?#24565;,能够更大程度上地呈现中国特色,也与近旁的世博轴平行。于是整个中国馆扭转了一个角度,实现正门朝南开。方位转了,但中国馆的?#25945;酢巴取?#20063;正好与地铁?#33391;?#32780;过,外墙之间最近距离仅在50厘米,而地铁周家渡站与中国馆场地内建筑直接连接。

          按照上海隧道院的要求,中国馆这个庞然大物?#25945;酢巴取?#19981;能直接?#25226;埂?#30528;地铁。怎样找到支撑点呢,她,真的能站起来吗?

          中国馆项目经理、华工建筑设计研究院副院长韦宏说:“说真的,开始心里还真?#34892;?#25171;鼓。”工程师陈福熙“想破了脑子?#20445;?#26368;终给出了一个“板?#30465;?#26041;案。“板?#30465;?#30340;托梁跨度为45米,桩打在了离地铁?#26174;?#30340;位置,而中国馆的?#24052;取?#23601;?#20219;?#22320;放在托梁上。

          更大的难题还在后面。上海的地质属于软土层,100米桩打下去一般都看不见岩石,此前上海闵行区倒楼?#24405;?#23601;是因为在施工期间挖土导致大楼两侧受力不均,土体产生水平位移,中国馆的施工就在地铁旁,犹如在?#24230;?#19978;行走,更是不能失之毫厘。上海隧道院给施工方下了“死命令?#20445;?#26045;工期间对地铁结构进行随时监测,坚决不能出现位移情况,最大误差不能超过5毫米。

          “做了一辈子工程,这样高难度的施工还真是第一次见到。”上海建工集团项目工程师颜洽愉回忆当时情景仍不胜感慨。挖土过程如蜗牛搬家,边长139米的中国馆地面,施工人员要分批次挖土,一次挖50米,没问题后铺设钢板打桩,再继续挖,再铺,这样连续挖了五六次。上海隧道院最后的监测结果显示,2927根桩打完之后,地铁位?#39057;?#35823;差仅在2至3毫米,完全在可控范围内。

          两年的主体结构建设过程,犹如一次次刷新纪录的奥林匹克竞跑。工程项目副经理赵炯曾给出一组数字:作为有史以来中国参展世博会规模最大的展馆,中国馆工程共挖运土方52万立方米,浇筑混凝土50万立方米,制作吊装?#32440;?#26500;2.2万吨,耗用电焊条125吨,焊缝总长18公里,铺设安装各类空调、通风、水电等管线总长40多公里,而因为工期短,在最高峰期间有两三千名工人交错施工……

          最扣人?#21335;?#30340;是“超限高屋建筑抗震施防专项审查”。中国馆独特造型是层叠出挑,上大下小,屋面由混凝土筒体出挑34米,地面一运动楼盖的转动惯?#30475;螅?#25197;转周期为第一周期(普通的建筑一般在第三周期),在方案讨论之初就曾被抗震专家投了否决票,为了攻克这一难题,设计方给出了多个应对之策。2008年5月,专?#26131;?#20570;了1:50的模型试验,最终的结果显示,它可以抵抗8度罕遇地震。

          “这件红衣不?#20040;?#22312;大型建筑中运用这种抢眼的颜色非常难驾驭,何况还要“悬空穿衣”

          2008年12月31日,一根长9米、重1.5吨的封顶钢梁被高高吊起,?#20219;?#22320;安装在69.9米的最高位置上,至此,中国馆2.2万?#25351;至航?#26500;全部吊装完?#24076;?#20013;国馆主体结构?#24561;?#23553;顶。

          封顶却并不意味着“收工”。从2008年8月份起,在主体结构问题确定后,设计团队与施工方开始操心如何为中国馆外墙?#25353;?#19978;”合适的“红外衣”。

          何镜?#31859;?#21021;想把中国馆设计成“中国红?#20445;?#19968;种代表喜悦和鼓舞的颜色,但在大型建筑中运用这种抢眼的颜色非常难驾驭。由于红色的波长强,刺眼而跳跃,容易有飘起来的感觉。此外,中国红其实是一?#25351;?#24565;比较模糊的红色,故宫的太和殿所展示的“红”就有5种之多。

          “我也很忐忑,?#29992;?#20570;过这么大体量的红色建筑,做出来会是什么样子,心里没有底,这件衣服真不?#20040;!?#20309;镜堂说。

          设计团队请来专门研究色彩的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宋建明,大家把不同效果的红?#30452;?#21047;到样板上,安装到工地现场反复对比,最后决定借鉴故宫多种红渐变的色彩,于是有了中国馆外表从上到下,由深?#35282;?#22235;种红色的?#24052;?#26197;”渐变。

          外墙的颜色确定后,是材料的选用。玻璃容易反光,会破坏红色的整体感,而金属板以平面形式拼贴会有强烈的人工痕迹,设计团队最终采用了金属铝?#27169;?#22312;条纹上?#36130;?#36153;了一番心思,选用的是像灯芯绒一样的垂直条纹,通过整齐的?#32426;?#21464;化模仿长城城墙顶端的起伏。

          材料、颜色确定之后,问题又来了,怎样“悬空穿外衣?#20445;?#22240;为外墙呈45度倾?#20445;?#26080;法搭建脚手架。工人们要在没有立足点的条件下,把每块重约44公斤的铝质红板?#20820;?#22359;重达370公斤的三层夹胶玻璃安装到位,而玻璃需以135度的外倾角斜铺在外立面上,其吊?#28595;?#24230;?#19978;?#32780;知。这一难题因施工单位创造性地研发了平行移动电动车而得到解决。

          2010年2月8日,中国馆正式竣工亮灯,黄浦江畔一抹红初现。4月20日试运行日,20万游客得以近距离一睹“东方之冠”真容,媒体上多以“惊艳”来形容。

          在A BBS建筑论坛上曾经给予?#22303;遗?#20987;的一些网友也出现了缓和的?#28304;牽?#26377;网友参观后认为真实效果比自己原来想象中要好,但也有网友直言:“客观地说,中国馆的实施质量算是上乘,设计方案也满足了世博会独一无二标志性的诉求。但我希望,中国馆的设计是特殊时代的特殊建筑观的终结。”

          对于网友批评,“世界上没有100分的建筑。”4月,何镜堂在?#37038;?#35760;者采访时感叹,建筑受外在因素的影响太多,设?#28006;?#33021;力求在人文、气候、地理等众多条件下拿出一个最适宜的方案,?#20985;?#22914;一个馆设计出来,放到美国也行,放到巴黎也行,或者放到世界上任何国家也行,显然不是中国馆所追求的。我们要的就是,一看就是中国的。”

          中国馆副总设计师倪阳则用一幅山水画表述了自己的心态,画中一艘竹伐正在蜿蜒的江水中顺流而下,“我们就像竹伐中撑船的人,虽然岸边的人们还在指指点点,但我们只能被江水推着前进,也就只能做到不翻船而已”。

          (本文来源:南方都市报 作者:杨传敏 刘黎霞 实习生 周文辉) 王吉陆
         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

          更多相关搜索:

          网易首页-新闻-体育-亚运-娱乐-财经-汽车-科技-数码-手机-女人-游戏-论坛-视频-博客-房产-家居-健康
         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历史回顾
          About NetEase - 公司简介 - 联系方法 - 招?#24863;畔?/a> - 客户服务 - 相关法律 - 网络营销 - 网站地图
         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
          ©1997-2010
          重庆快乐十分结束时间
          <address id="l2n7a"><output id="l2n7a"><var id="l2n7a"></var></output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big id="l2n7a"></big>
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l2n7a"><sup id="l2n7a"></sup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<big id="l2n7a"><strong id="l2n7a"><tt id="l2n7a"></tt></strong></big><code id="l2n7a"><menuitem id="l2n7a"><dl id="l2n7a"></dl></menuitem></code>
              <mark id="l2n7a"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1. <td id="l2n7a"></td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2n7a"><output id="l2n7a"><var id="l2n7a"></var></output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l2n7a"></big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l2n7a"><sup id="l2n7a"></sup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l2n7a"><strong id="l2n7a"><tt id="l2n7a"></tt></strong></big><code id="l2n7a"><menuitem id="l2n7a"><dl id="l2n7a"></dl></menuitem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l2n7a"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d id="l2n7a"></td>